常聽人家說:別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。不過我想說的卻是:別讓孩子的快樂輸在起跑線上。
爲什麽是快樂,而不是成績或才藝不能輸在起跑線上呢?
答案很簡單,因為成績或才藝就算輸在起跑線上,將來如果有需要,要追補都為時不晚,但快樂這樣的氣質卻是從小就必須養成。一個童年情感受到創傷、或者發展出憂鬱性格的人,將來無論如何學習,要變回快樂,都是非常不容易的。
可是,有人難免要說:問題是成績比快樂重要啊。我說:不對,當然是快樂重要。爲什麽呢?因為成績是一時的,而快樂卻是一輩子的事情啊!
可是,又有人要反駁:難道因為快樂,而沒有成就,也可以嗎?
不曉得爲什麽,大家覺得要有成就一定要變得不快樂。事實上,兩者是不互相抵觸的。大家有一種想像,覺得讀書、學才藝一定是不快樂的,因此,要不快樂才能成績高、要不快樂才能才藝好。
可是事實是,書讀要讀的好、才藝要學的通透,多半是因為學習的過程中,得到快樂、回饋的緣故。很少有人是因為不快樂,所以能讀好書、學好才藝的。不快樂的人,就算短時間內因為滿足延遲,因而得到好的成績,這樣的成績也無法長期持續。話又說回來,如果有人真能夠靠著不快樂,而擁有一輩子好成績,這樣的好成績還真是最大的悲哀呢!
不曉得爲什麽,大家覺得要有成就一定要變得不快樂。事實上,兩者是不互相抵觸的。大家有一種想像,覺得讀書、學才藝一定是不快樂的,因此,要不快樂才能成績高、要不快樂才能才藝好。可是事實是,書讀要讀的好、才藝要學的通透,多半是因為學習的過程中,得到快樂、回饋的緣故。
很少有人是因為不快樂,所以能讀好書、學好才藝的。不快樂的人,就算短時間內因為滿足延遲,因而得到好的成績,這樣的成績也無法長期持續。話又說回來,如果有人真能夠靠著不快樂,而擁有一輩子好成績,這樣的好成績還真是最大的悲哀呢!
許多專業報告都指出,生活在快樂、充滿鼓勵氛圍的孩子,人生傾向追求成功,而生活在嚴苛要求、指責氛圍的環境下的孩子,人生傾向避免失敗。追求成功的孩子當然也可能失敗,但這樣的孩子有一種不甘平庸的潛質,而避免失敗的孩子就算成功了,人生也只是平凡安穩而已。
從組織的觀點來看,一個組織很容易就可以得到知識、技術,但擁有樂觀、積極的能力,卻是非常稀有的資源。這樣的資源,是面對未來時,勇於冒險、挑戰最重要的精神戰力。因此,我不但不覺得快樂是成就的阻礙,反過來,我還覺得快樂是一種正面、樂觀、積極的能量,是一個人在未來世界中,參與競爭,獲得成就,最強而有力的助力與保證。
因此,年輕的時候什麽事都可以慢慢來,但只有快樂是絕對不能輸在起跑線上的啊!

 

侯文
侯文詠:我們為人父母可以影響孩子、給他洗腦,但不能替他做決定。

侯文詠有兩個兒子,一個18 歲,一個15歲,大兒子比較浪漫,很會聊天;小兒子就很酷,長得很帥,講話很直接、有時甚至有點尖銳。雙子座的侯文詠笑說,「其實我也有這兩種個性。」面對已經長大的兒子,侯文詠不敢自認是一個好爸爸,「但我確實花了時間和心血陪伴他們,生活重心也因為他們而有所調整。」

學習「連結」 面對全球競爭

「乖乖聽話」可說是大部分父母對孩子的基本要求,然而侯文詠卻反而希望孩子不要「乖」。他認為,在這個變動的時代,應該在乎的是孩子的身體健康、良善的品格,還有去跟別人連結的能力。

侯文詠解釋,「今後是一個全球化競爭的年代,你不必是最聰明的人,但是你可以找到最厲害、最聰明的人來幫你做事,這個就是我所謂跟世界、跟其他人連結的能力。要能用語言好好地表達自己的想法和情感,而且能夠在很短的時間內了解別人,這個人在想什麼、他有什麼企圖、他有什麼慾望。這些能力聽起來很抽象,卻是面對未來的關鍵。」

由於很注重這樣與人連結的能力,侯文詠不贊成讓小孩玩電動玩具,「因為在電玩中,你被人家KO擊倒了不會痛,殺死敵人也沒有感覺。但如果是真的打籃球,你就可以感受到別人和自己的情緒。」

他強調,健康、品格和連結,構成了一個人最基本的能力;至於專業,則要看孩子的興趣。「我相信只要前面的基礎打得好,孩子找到喜歡做的事情,自然就會做得很好。」萬一沒辦法做得很好,侯文詠則勸父母們要想開一點,「他如果沒有能力,就不要硬逼他去做,那麼他就會很痛苦。孩子最幸福的是可以做他喜歡、又能夠勝任愉快的事情。」

勇於「選擇」 開心承擔結果

在陪伴、教養孩子的過程中,侯文詠花最多時間的,就是和他們討論「選擇」。「我會讓他們知道有很多條路可以走,和他們一起分析、討論不同的選擇可能會怎麼樣,讓他們自己決定,而且讓他們知道,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任。」

侯文詠的大兒子今年高中畢業正等著當兵,小兒子國中畢業,現在在美國念高中。侯文詠並不諱言,他們基測、學測都沒考好,但孩子們自認盡力,因此他並沒有責罵,而是和他們討論其他選擇。

像是大兒子可以去念他沒那麼喜歡的學系,也可以去當兵,當完兵後要重考或出國唸書都可以;小兒子也可以選擇重考,但他卻決定要隻身到美國念高中。10幾歲的孩子獨自一人在國外求學,父母當然擔心,尤其媽媽更是難捨寶貝兒子,但是侯文詠對太太說,「我們為人父母可以影響孩子、給他洗腦,但不能替他做決定。」

「只要兒子跟我說:『爸,這是我的決定。』我就會閉嘴不說了。」像出國念書,其實侯文詠以前就曾和孩子們討論過這個可能性,但這回卻是小兒子自己提出來的,「他現在在美國適應得很好,過得比國中開心多了。」

養孩子像養植物,「我也希望植物長得好啊,但我知道什麼該做,什麼不該做,一天看五、六次,太常澆水、施肥,植物死得更快!」

暢談「錯誤」 找出癥結所在

侯文詠不希望孩子「乖」,其實還有另一個思考,「孩子犯錯,正是學習的開始。」因此只要兒子做錯了事,侯文詠就會拿出「囉唆」和「不怕麻煩」兩招。「我兒子說,媽媽生氣像是狂風暴雨,爸爸則是綿綿細雨。」舉個例子,小兒子愛打籃球,常常耽誤了回家的時間,「但是他遲到半個小時,就要聽我講一個小時,久而久之他發現這樣很不划算,就會自己注意時間。」

在這一個小時的囉唆過程中,沒有爸爸的生氣責罵或大道理訓示,而是父子一起分析和釐清晚歸的原因,並討論怎麼做可以不遲到。例如約定11 點到家,兒子卻11點30分才進門,侯文詠會問,「你什麼時候知道自己可能會遲到?」兒子回答,「10點半。」侯文詠又問,「那你那時候為什麼不馬上走?」「球賽很精采、我很想看,我想我可以用跑的去搭捷運,這樣就可以趕得上時間。」侯文詠再問,「那你後來有跑嗎?」兒子也很老實的說,「因為晚太久了,我想跑也來不及了,所以就沒有跑。」

令人驚訝的是,這樣的對話不僅一、兩次,而是已經持續了好幾年,讓人不得不佩服侯文詠的耐力和磨功驚人,「我老婆個性比較急,一天要念孩子19件事情,小孩子記都記不起來了,怎麼可能聽話?我跟老婆商量,選出最重要的三件事情,給我五年的時間來解決。」

侯文詠認為事情要聚焦才能夠有效解決,而守時又是他個人很重視的原則,因此願意花很多的時間來和孩子一起面對處理。「兩、三年下來,他們進步很多,現在已經不會遲到得太誇張了。而且從這個討論的過程中,他們知道不需要用說謊來掩飾過錯,而是可以大家坐下來好好講。孩子願意談,就很好了!」

不當孝子 最愛找麻煩

許多父母可能會選擇其他更有「效率」的方法來解決孩子的問題,像是處罰、甚至體罰,但侯文詠比喻養孩子像養植物,要讓他自己成長,偶爾除除草、澆澆水,有需要的時候施一點肥料,「我也希望植物長得好啊,但我知道什麼該做,什麼不該做,一天看五、六次,太常澆水、施肥,植物死得更快!」

對現代父母多成為「孝子」「孝女」,侯文詠搖搖頭說,「就像養植物一樣,你幫小孩做什麼都沒有用,做得越多、做得越好,他們不會的越多。」他強調,「小孩要讓他越麻煩越好。而且要在他們現在還有很多時間的時候,幫他們找麻煩。」他舉例,有一次兒子掉了悠遊卡,媽媽氣著叨念去重辦很麻煩,但侯文詠要求兒子自己想辦法處理。經歷了詢問、拿零用錢繳保證金、重新辦卡的過程,兒子不僅直呼「好麻煩」,之後除了隨時留意自己的悠遊卡,還會提醒別人,「悠遊卡掉了要重辦很累的!」

快樂「陪玩」 才是幸福時光

其實侯文詠也不是一開始就這麼放得開,「做父母是要一直學習的,只是以前都沒有人告訴我們。」他坦承,剛為人父的時候,曾經胸懷大志的認為除了「做之父」,還要「做之師」,因此兒子上小學時就要他們讀一些自己認為很棒的歷史故事書,沒想到強迫學習的結果卻是讓孩子排斥、抗拒。「這時我才警覺到,如果不好玩,哪怕是再好的東西,孩子都沒有辦法接受。」

從此,他將自己的角色重新定位,除了是敎育和教導的父親,也是孩子的玩伴。「其實這個玩是隨時隨地的,不見得一定要去哪裡玩,最重要的是玩的氣氛。」侯文詠開始把孩子當自己的朋友,也讓自己當孩子的朋友,「原本我以為這個想法已經夠卑微了,沒想到有一次r聖嚴法師竟然跟我說,『此時此刻,你就只要好好地相處。』」

侯文詠至今才慢慢體認到,自己不可能做孩子一輩子的朋友,「小孩成長很快,你能陪他們的時間有限,很快的,你的影響力就比不過他同學的一句話。現在能夠好好陪著他,跟他玩,這樣就夠了。」而這個領悟來自侯文詠寫作新書《沒有神的所在》時,所參考的《金瓶梅》中的一句話,「養兒無須屙金溺銀,只需見景生情。」意思為,養兒育女需要的不是金錢,而是在他需要的時候陪伴他。

對於兩個兒子都即將離家,侯文詠心中還是有那麼一點點不捨,「雖然我們家中永遠吵鬧,但回想起來,那都是最幸福的時光。」而若養育小孩的過程可以重來一次,他希望自己早一點明白「陪伴」和「玩」的重要性,「人家都說不要讓孩子輸在起跑點上,我倒認為是快樂不要輸在起跑點上才對。」

 


,
創作者介紹

星若的點點滴滴

kidoo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